·当前位置:首页 > 精品案例 > 详细信息
发布时间:2016/7/29 阅读:1811次 【字体: 】 【背景色 -              

幼儿园无证经营,幼儿午休期间发生事故,无法认定教师存有过错,教师不承担责任

【裁判要旨】幼儿园业主承担赔偿责任,驳回原告对教师的诉讼请求。

【案情】幼儿园无证经营,教师看护幼儿睡觉期间,中途去厕所,幼儿攀爬双层床摔落致伤,构成十级伤残。

原告杜XX系XX幼儿园学生,2015年7月15日中午午休时,从上铺坠落致头部受伤,后被送往XX医院诊治,经诊断,原告”顶骨骨折伴创伤性硬膜外血肿”,住院治疗17天。XX幼儿园的开办人系田XX,该园未经注册,原告的受伤系因被告未尽到安全防范和看护义务造成,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请求法院依法判令被告赔偿原告医疗费11344.42元、护理费10684.52元、住院伙食补助费510元、交通费44.42元、伤残赔偿金6309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元、司法鉴定费2400元,以上共计108073.34元,本案诉讼费用由二被告承担。

【裁判】东营区人民法院认为,被告田XX作为XX幼儿园的开办者,在未取得办学资质的情况下即招收学生,且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其完全尽到了教育、管理及保护的义务,原告杜XX在被告处受伤,被告应负相应的赔偿责任。原告杜XX的监护人在没有考察清楚小红星幼儿园的办学条件及相关资质的情况下,即将原告送入没有办学资质的幼儿园,原告监护人亦有一定的责任。事发时原告不足5岁,对其行为产生的后果缺乏必要的认知和预见能力,缺乏自我保护意识,其受到的伤害并非完全系因被告没有尽到责任造成,故应适当减轻被告的责任;被告余XX作为被告田XX开办的小红星幼儿园的老师,在其值班期间原告意外受伤,不能证明系被告余XX具有故意或重大过失,因此,产生的后果应由XX幼儿园的开办者即被告田XX承担;对经原告申请,本院依法委托XX医院法医司法鉴定中心所作的XX医法医司法鉴定中心(2016)临鉴字第15号司法鉴定意见书,被告虽不认可,但未提供相应的证据或依据足以推翻该鉴定意见,该鉴定意见系本院依法委托,程序合法,结论明确,可以作为有效证据使用;原告主张医疗费11344.42元,实际计算额为11338.42元,证据充分,本院予以采信,超出部分,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原告主张护理费10684.52元,应按行业收入标准计算,被告不予认可,原告提供的证据可以证明原告父母经营东营区索菲特洗衣店,且XX医院法医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鉴定意见亦载明原告右额骨骨折及右额硬膜外血肿,护理期限为60日;住院期间护理人数为2人,出院后护理人数为1人。因此,原告住院期间2人护理应按行业标准计算为(138.76元×2人×17天)4717.84元,出院1人护理按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计算为(31545元÷365天×43天)3716.06元较为合理,超出部分本院不予支持;原告主张住院伙食补助费510元,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采信;原告主张交通费44.42元,证据确实充分,本院予以确认;原告主张残疾赔偿金按城镇居民标准计算,被告虽不认可,但原告提供的证据可以证明原告随其父母在城镇居住已经一年以上,其残疾赔偿金应计算为(31545元×20年×10%)63090元;原告主张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元,根据法律规定,精神损害的赔偿数额,根据侵权人的过错程度、侵权行为造成的后果、侵权人承担责任的能力等因素综合确定,结合本案原告的损伤程度,本院酌情确定为2000元,超出部分,本院不予支持;原告主张司法鉴定费2400元,证据确实充分,本院予以确认;被告田XX主张其系与其他人共同照管孩子,原告受伤与田XX无关,田XX不应承担责任,证据不足,本院不予采信;被告余XX、田XX均主张原告医疗费部分应扣除治疗间质性肺炎部分,因医疗费单据没有明确区分治疗间质性肺炎所花费医疗费情况,本院不宜区分;被告田XX在原告治疗期间为其垫付医疗费5600元,应在分清责任后从其赔偿款中扣除。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六条、第三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第二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原告杜XX医疗费11338.42元、护理费8433.9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510元、交通费44.42元、鉴定费2400元、残疾赔偿金63090元,共计85816.74元,被告田XX按80%的赔偿责任赔偿68653.39元,扣除被告田XX已经支付的5600元,余款63053.39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付清。

二、被告田XX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杜XX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元;

三、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评析】两被告是否尽到了教育、管理及保护的义务,是否应承担责任。被告田XX作为XX幼儿园的开办者,在未取得办学资质的情况下即招收学生,且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其完全尽到了教育、管理及保护的义务;

原告及其监护人是否具有过错。原告杜XX的监护人在没有考察清楚小红星幼儿园的办学条件及相关资质的情况下,即将原告送入没有办学资质的幼儿园,原告监护人亦有一定的责任。事发时原告不足5岁,对其行为产生的后果缺乏必要的认知和预见能力,缺乏自我保护意识,其受到的伤害并非完全系因被告没有尽到责任造成,故应适当减轻被告的责任;

被告余XX是否具有重大过失。被告余XX作为被告田XX开办的小红星幼儿园的老师,在其值班期间原告意外受伤,不能证明系被告余XX具有故意或重大过失。

分享到:
 下一篇新闻: 案例整理中......
版权所有:山东曦宁律师事务所 技术支持:伊索科技 电话:0546-6092157
yonggang.0010@163.com地址:山东省东营市黄河路与庐山路交叉口万通大厦B座408室